华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94|回复: 7

两种《神曲》译本比较

[复制链接]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发表于 2018-3-4 13: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吴兴华(1921-1966),著名诗人,学者翻译家;少年时即有神童之誉;年仅16 岁考入燕京大学西语系;同年发表长诗《森林的沉默》,轰动诗坛;在燕京期间,他的语言和文学天才就开始引人注目;他的英籍导师谢迪克教授在48年后追忆说:吴兴华"是我在燕京教过的学生中才华最高的一位,足以和我在康乃尔大学教过的学生、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耶鲁大学教授,英语文学批评巨擘)相匹敌";他的才华令人瞠目,他的命运却令人扼腕--1957年,因与苏联专家持有不同意见被错划为右派;1966年,惨死于文革初期的暴虐之中,年仅45岁。他翻译的《神曲》公认是最好的译本,可惜只剩下这些片断。




  吴译本:但丁:神曲 第一部 ·第二节

白昼正渐渐消逝,昏暗的影子,
解除了大地上面一切生物
辛劳的感觉;只有我一个人,独自

准备着应付双重战斗的任务——
道途既遥远,心中又惶惧不安——
这一番经过,我将要忠实地叙述:

啊,诗神,崇高的灵感,给我以支援!
啊,记忆,你曾写下我亲身的闻见,
如今该轮到你显示你的尊严。

我对他说道:“诗人和导师,且慢,
先请看我有没有足够的品德,
然后再将我付托给艰巨的考验。

固然,西尔维的父亲,根据你所说,
当年曾进入历劫长存的地界,
那时他尚未摆脱人类的躯壳;

但是诸恶的大敌对他关切,
考虑到他是重大影响的起源,
以及由他而产生的子孙和基业,

从理性看来,这本是事所当然;
因为在高高的天上,
他早被选作 美好的罗马和她帝国的祖先。

前者和后者,如果我没有说错,
都是为未来的圣地奠定根基,
那里是伟大彼得后裔的宝座。

他那番经历曾博得你的赞辞,
使他从听到的事物里汲取勇气,
从而才有了胜利和教皇的罩衣。

后来‘神选的器皿’也曾经前去,
为了给拯救人类的惟一法则——
真实的信念——提供充分的依据。

但我,既不是伊尼亚,也不是保罗,
我去那里作什么?可有谁准许?
别人,我自己,都相信我没有资格。

因此,即使我放弃一切疑惧 跟你走,
结果恐怕也会是扑空;
你是明智的,不必我多费言语。”

正像一个人瞬时间思虑重重,
否定了原来的意图,把目的改变,
开拓的壮志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正是这样,站在苍茫的崖畔,
由于思忖磨钝了自己的热情,
不能像当初一样地坚决、果断。

“如果你方才的话我的确听清”,
那位胸襟广阔的阴魂回答道:
“畏怯已经蚀透了你的心灵;”

许多人时常因此把机会失掉,
背离了伟大功业,有如牛马,
对幻影震惊,错认为危险来到。

为了免除你这种的惧怕,
让我告诉你我这次前来的原因,
以及我听到的使我怜悯你的话。

我本是属于上下无着的人群,
有一位美丽蒙福的圣女来唤我,
我向她表示竭诚尽职的忠心。

她的双眸赛过了星光的闪灿,‘
她的语调是无比地柔和动听,
以天使似的声音,她这样对我说:

‘有劳你,生性仁恕的曼仕阿精灵,
(你的名声在世界上仍然传遍,
并且将继续传下去,永永无穷)

我有个朋友,但命运对他不友善,
如今在荒野里路途遭到了阻止,
使得他由于恐怖而向后退转;

我深怕他已经完全把方向迷失,
根据我在天堂里听到的经过,
可能我赶来援救已经是太迟。

请你快去吧,用你粲花的唇舌,
以及能保护他的一切方式,
帮助他,从而把我的忧虑解脱。

祈求你动身的是我,碧亚屈契,
来自我一心渴望回转的高天,
我这样申诉是受到爱情的驱使。

当我再一度回到我主的身边,
我将时常给你以应得的赞美。
’ 这时她沉默不语了,我接着发言:

‘贞淑的圣女啊,只是由于你,
人类 才能够超越其他亿万的物体,
包括在圆周最小的天环之内。

你对我有所命令,我十分感激,
即使我已经遵从,也觉得太晚,
因此你无需进一步说明来意。

但是告诉我,你怎能无所畏惮,
离开你热切思慕的宽广的天空,
下降到地心,并且能安然往返?

’ ‘既然你对于这一点不能想通’,
她回答我说:‘我可以略作解释,
为什么我不怕来到这黑暗当中。

值得害怕的只有那些物质,
它们具有着伤损别人的功能,
不属于此类的自然不必恐惧。

至仁的上帝是这样将我造成,
使我不受到你们苦难的侵害,
并且能平安履渡熊熊的火坑。

我所派遣你解救的那一番障碍,
触动了天上崇高的圣女的哀怜,
以致她竟把严厉的判决破坏。

她把露其亚叫到她的跟前,
对她说:“我把你一位忠实的臣仆
托给你,如今他需要你的支援。

” 露其亚,从来就敌视一切残酷,
立刻起身到我正坐着的地方,
与我一起有拉结,古代的贤母。

“碧亚屈契,”她说道:“上帝的荣光,
那热爱你的人为你离开尘世
喧嚣的群众,你怎么不去相帮?

难道你听不见他在悲痛地哭泣?
看不见他在河岸上与死亡斗争——
那汹涌的河流,海洋也为之失势?

” 听了她的话,我没有片刻留停;
世上任何人想求福或者避祸,
都不曾表现同样匆遽的心情。

因此我急急飞下神佑的宝座,
知道我可以信赖你爽朗的口才,
它能把荣誉带给你和你的听者。

’ 当这些原委都已经讲述明白,
她转过那双泪光晶莹的美目,
使我看见了,更想要赶快前来。

我如今来到是遵从她的嘱咐,
引你躲开那野兽——她站在中途,
堵塞了攀上美丽的山峰的近路。

你还要怎样,为什么,为什么踌躇?
为什么心里还感到这般怯懦?
为什么没有前进的毅力和雄图?

既然天国的宫廷里有这样三个
蒙福的圣女都对你表示关怀,
我也向你保证了顺利的后果?

正像在夜寒当中娇小的苞蕾
下垂关闭着,等阳光涂上了银色,
又一一耸立在枝上,将花瓣张开;

同样我衰退的勇气重新振作,
进取的热望在我血脉里奔腾,
仿佛一个人刚脱掉周身的束缚。

我说:“救苦的圣女啊,她真是多情,
还有你,排难解纷也真是尽力,
对她的指令能如此迅速执行!


你已经消释我心中一切的疑忌,
听了你的话,我只想即刻前往,
决不再更改我当初定下的目的。、

请走吧,同一个意志督促着我俩,
你是主人和老师,你又是向导。”
于是他走去,我随着他走的方向。
踏上了一条艰涩荒凉的小道。

附录3:神曲一脔·地狱曲(钱稻孙,离骚体)

方吾生之半路
恍余处乎幽林,
失正轨而迷误。

道其况兮不可禁
林荒蛮以惨烈
言念及之复怖心!
戚其苦兮死何择:
惟获益之足谘,
愿覼缕其所历。

奚自入兮不复怀;
余梦寐而未觉,
遂离弃夫真馗。

既来遇乎山足,
极深谷之陲边,
怖吾心其久缚束,
用仰望兮见山肩
美星光之既布,
将纷涂之万象兮
正导夫路先,
始少释余怖惧,
潜心湖以为殃,
竟长夜兮予苦,
譬彼喘息之未遑,
方出海而登陆,
辄反观夫危波之茫茫;
余兹时兮怖犹伏,
亦临睨夫故途,
悼生还其有孰。
毕休息兮予痡,
复倚陂以陟步,
低下贱其侧胫之既稣;
愕彼阪巅兮是踞,
一豹轻疾以儇儇,
斑文皮其纷错,
觌予面而不迁;
阻塞予之所往,
余不自知踵之频旋。

属晨光之昧爽;
日与众星以俱升
惟此众星与日兮
故尝相与而同上
美象始运于神爱兮
亦若是其跻腾;
曼兴予之嘉望
缅此文兽之烝烝,
惟兹晷刻兮
韶光骀荡:
乃犹未能兮
使予无惶
复有一狮兮
露面为障。

奔向余兮猖狂
昂首以饥剧,
空气亦若慑而不张:
有牝狼兮癯瘠
似凡贪之所藏,
已多人其逢厄。

痛余心兮忧惕
赌容貌之可畏,
遂并崇愿而丧亡。
夫人皆然兮志方遂,
骤挫抑而不可为。

孰不衷怀兮悲泪:
兽余逼兮复若斯,
逐步步其相迫
将返予乎日默之涯。

余方下降夫卑泽,
忽有物兮袭予
声嘶嗄兮若久寂。
迨相遇于平区,
亦我恤兮予諰,
影抑人兮其孰居。

对曰否兮古之士,
朕考妣为隆巴提,
满都乏你兮并同里。
我生猷溜世而犹迟,
卜居罗马兮
忻逢奥古斯督,
尔其时兮众神分乖。

尝为诗人兮咏彼纯笃
安基斯之子兮从脱罗亚而来迁,
既伊里翁之宏都兮焚毁而不禄。
羌还返乎烦冤?
曷登陟兮权喜岳,
胥由是兮乐始颁?
岂君维琪尔兮惟言之澳,
文章泉湧兮洪流汤汤?
余【忄典】靦而自惭兮报言局促。

猗嗟乎诗友之荣光,
毋虚我久学而深爱,
数数研寻兮维子之章。
君吾师兮吾所志:
惟子一人兮黾勉予修,
美文辞兮声誉攸賫。

觑彼兽兮予回面之所由:
亦予救乎高名宿慧,
彼使予兮脉乱而心怮
为君谋兮宜他诣,
悯予泪面以慰安,
苟此荒蛮之将遰:
今兹兽兮俾尔涕潸,
曾不容人兮济渡,
横杀戮以相阑;
性奸险而乖忤,
欲贪婪以无穷,
甫得食而饥反怒。

既群兽与联宗,
弥增益兮滋蔓
待灵犴之歼凶。
犴非财土之所豢,
惟智爱德是眷求,
斐德罗与斐德罗兮彼居其间。

将平阳意大利兮鸿被厥庥,
烈女康弭拉兮尝于兹蒙毒,
并欧里亚洛与都尔诺兮
尼朔与诸前修。
彼当遍都邑兮驰逐,
终还放之幽都,
故所从来兮为妬促。

余今兹兮为君图,
莫若从予之所导
往偕游乎永劫之墟。
常闻绝望之叫啕,
见故鬼之怊怊,
惟第二死兮是祷:
又将逢彼之逍遥
居火中以期迟,
待跻列夫幸福之曹:
若更有志于高迈,
当从胜我之所招:
予其委君以自退:
天帝治兮自彼霄,
昭法度之未奉,
禁予导夫帝郊。

帝玄黄兮垂拱,
此清都兮帝宫。
呜呼幸兮渥兹宠!
曰诗人兮请从
托神惠之独赍,
祆今祸以除来凶,
愿予导兮偕逝,
仰圣彼得之天门,
并徧观夫吾子所诲。
默默而前兮,
仆仆其予遵。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4 20: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得慢慢读哦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5 09:22:21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5:47:5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珍彬 发表于 2018-3-4 20:42
这个,得慢慢读哦

一目了然可也,你要读过别的译本当知此本不同凡响,虽是文革时文本,却像是今人文字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5: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5 20: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3-5 15:47
一目了然可也,你要读过别的译本当知此本不同凡响,虽是文革时文本,却像是今人文字

嗯嗯,,慢慢来读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6 20: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读离骚体难,须古语功底深厚!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4: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乌蒙山 发表于 2018-3-6 20:56
嘿嘿,读离骚体难,须古语功底深厚!

这里只有一篇,做个比较就行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园 ( 苏ICP备14019205号-1

GMT+8, 2018-9-22 17:45 , Processed in 1.294687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