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32|回复: 9

日记随笔小说:合肥内急

[复制链接]

22

主题

153

帖子

49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92
发表于 2018-3-4 13: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众所周知,我有点荒诞搞怪,但也有一些文字比人家所谓的纪实还真实,以至一字不假。摆在这里的就是一篇真实的日记。我一共写过七十多本日记,有些日记不惜花费一整夜,有故事有细节有心理有幻想,详细有如小说。只可惜我除增强了记忆,从未将任何一篇日记做过修订,因此我虽写了千万字,也不懂汉语文法,就像一个不识字的老人唠叨了一辈子,除了讨人厌,还是讨人厌。所以我到了鲁迅快去世的年龄才下决心学习汉语语法标点符号行文段落,妄想鲁迅去世之年就是我成名之时,要不也是我的去世之年。我坚信我只要把汉语语法理顺,再从记忆中抄录一部份经历就是文学精品,剩下的全凭天意。
         这是2016年中秋之后的第一个上班日。我于中午起床,看了一眼股票,没劲,再看了一眼西拉里、特朗谱,觉得美国一直是年轻人当总统,却如今只剩下几个老头子、老奶奶竞选总统,就怕是应了我说的美国迟早要衰亡也快要衰亡的预言。我这人是个乌鸦嘴,说好事不灵,说坏事特灵,就怕一句话就把美国害惨了,也就有了点很忐忑似地报应,但全球都在减持美债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于是,我有点在家呆不住了。我也一口气写了好几天了,虽然一咬牙还可以写得更多更好,但也怕一年就把自己弄垮了,便有心去一次S大学出版社,倒不是为了谈书稿如何,而是担心我在春天就带给苏丽敏的请她找人装裱的画像。那画像是广东一位年轻美女画家——名纯,根据我的网络头像画的,有许多行家都说那幅画很好,我这人本身也长得好,可以保留一万年。我不得不想着要是过上几百年,那画或能卖上几千万甚至几个亿,我的身价也就几个亿了哇,那样我只管闭着眼睛就能给子孙留一大笔财产,还不用付给美女画家一分钱稿费,因此,我很担心这几个亿是不是还在。
        出门前,换过衣服,也上过厕所, 且喜暂时小便已解大便没有。我最近常常揣度并欣赏女人出门前总要上厕所,还要带着一个手提包,手提包里还藏着必须的日用品是一种值得男人效仿的行为。尤其我这腰椎神经受压的人,写作都已不爽,大便更是不便,通常是醒着的时光都已屎到屁眼门,一上厕所却只能白占一席空位,枉自把脸憋得几乎红破,还让排在厕所外的人们对我意见很大,说我上厕所是上着好玩,故意要看他们的笑话,结果出了门走了路出了力,又一度急不可待,却又没了厕所,苦得我看天变了色看地变了形……可见这内急的危难程度简直可比女人半路上生孩子(大诗人食指就是在行军的半路上生出来的,所以名叫郭路生)。我是个男人,只能想像女人生孩子多么危急,半路上生孩子更是多么危急。但女人生孩子在半路,只要一声叫(无人的山林荒野除外,想必十月怀胎的女人倘若不是行军也不会随便跑进山林荒野),总会有好人搭救而且不丢脸。但半路拉屎而且是在城市大街而且不是小孩而且不是女人而且还是知道要点面子的半老如我者的男人,就会因此一举再也无法做人了。如果无法做人,就模仿牛马猪羊也好,但人既不死就必须活在人中间,就相当的麻烦!……言归正传,虽然我只有通过长时间积累并且运动才会大便,麻烦但也是好事,要是无论怎么积累并运动也没法大便,我就成了被大便憋死的少有的典型人物之一了。至于有人要问,你大便受压,小便如何,性功能又如何?这样的问话真是讨人厌,我要说别看我这衰样,任何一个厚体载物的壮女,我都能把她搞得哭爹叫娘。但这样说,就会惹出许多诽闻。事实上,我现在就是让任何一个处女在我怀中毫不设防地睡上一天一夜,也能保证她完好无损,除非我发神经,忍不住乱揪乱掐,或借之以破坏性工具。至于那处女要是觉得遇上我这无性的色男十分晦气,我也丝毫不敢以坐怀不乱而自豪。
        出门前我将香烟、钥匙以及要乘公交的铅币都放进衣袋。至于手机,我反正已与世隔绝,带着还怕遭遇小偷或手机乘我打瞌睡自己溜出衣袋,也就拿起又放下。但总觉有所缺失,不知给苏丽敏打个电话算不算?但这电话打与不打,意义都不是太大。打了,她便有所指望,我也容易失望;不打,到时我就说是路过,胡说一番也可。所以我总是出门不带手机,反正我已不是生意人,文坛之上还没人知道我,实在没多少人跟我联系。这几年,我总是拿起电话又放下,一旦针对某人拿起过电话,也就算给某人打了,某人有没有感应不是我的事,我反正情意到了。至于今日苏丽敏若不在,就算我没去找过她,我也顺便在那S大学校园内逛一逛,说不定也有人以为我也是教授,甚至是某某暄赫一时的大教授甚至校长。但我还是觉得除了有什么缺失还会出什么意外,更要受什么憋屈似的。但想哪怕苏丽敏把我的书稿说成狗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当所有的人都把我这人和书说成狗屎并终于懒得再说,或许就是我出人头地的时候了,哪怕是百年之后。
        出门下岗,一分钟没担误地上了二十四路车,过七里塘、南新庄、青史站、到利民站,赶紧下车抽烟。没想一根烟刚点着,那辆我平时要去省中医和安一医老等不来的二十一路车就来了。我抢忙弃烟上车,过肥西路、省人大、安医大、金融环球、到宁国路,我知道S大出版社在S大南门,也知在宁国路下车要步行五百米。
        下了车,直走不远,即见有一付不锈钢制作的栅栏式大门,墙墩上挂着S大研究生院的招牌。有几个女生出来,我紧跟未及,那些女生都鸟一样飞了,唯有一个女生在孤独徘徊。我问南门怎么走,她说她是外地刚来的,还不知道这里的东南西北。又来了几个男生,说这里是北门,去南门要往前绕一大弯,很远哪。远不要紧,我就走走看看。我在合肥就是个病人,医生都叫我多走走。估计从这北门穿南门若是五百米,绕半圈怕要二千米到三千米,那就走走。
        就走走,走不多久,看见有一公交站就叫S大,站后尽是一条龙的店面房,便觉此行可能要吃亏。按照南门在宁国路的确切说法,我应回到宁国路,就是说要反向走过去才对,要不就从研究生院插进去。宁国路是南北方向,眼前的路牌上却标着金寨路、黄山路、桐城路,就没看清我走的是哪条路。我的方向感早在三十岁前后坏塌了,一般只知是路都不妨走一走,因为那路我不走人家也走,又因为我随便走哪条路从来都没人管,我可以走错吃亏但不犯法,所以我老喜欢走冤枉路,或者冤枉路就故意就喜欢等着我去走。这一次虽腰椎不好,但即使走的再远,也比红军长征容易,老子赚钱享福比不上人,吃苦受罪绝不输于任何人,走就是了!
           但我说走就是了,又拨腿转往研究生院门口,又觉着我从没上过大学,更没读过研究生,何苦要进研究生院自讨没趣?万一有人当真以为我是某个教授并请教问题,我该如何回答?万一那人一生气,说既然不是本校工作人员就不要脏了这一方净土,我又该如何是好?除非我哪一天出了名,当个研究生导师,来此走一走还差不多。这么说也等于说研究生院这块招牌挡了我的路,堵了我的心。我有这心是因为腰腿不好精神不佳口齿迟钝怕人刁难也就情愿多难为腰腿,谁叫我腰腿不好呢?走瘫了都活该!何况我年轻时就喜欢在城市中乱走,甚至下雨的时候更喜欢在城市中乱走,在雨中的城市随手一捋湿透了的头发,再向眼前的高楼大厦那么一仰首,都与乡村中淋雨捋头发的感觉大不一样啊!并且,我还走哪都在心里做个标记,至少日后有说城市哪块对哪块的话题。可眼前虽没下雨,也不用捋头发仰首看高楼,视野开阔,阳光不毒不温,顶多走点冤枉路有何不好?何况来合肥这些年,除了乘车还是乘车,知道合肥有许多高楼,不知道合肥哪是鼻子哪是脸。
        就走到一座对我横着的高架桥,就沿着店面房转弯也就顺着桥了,但腰腿已经有点累。一般而言一个人长期不晒太阳,头脑和心理肯定有点发霉,但长期不晒太阳的人偶一晒太阳,大脑还真有点发晕,也不知是阳光和霉气在头上打架打得让人发晕,还是太阳把头皮晒得发烫大脑少了霉气不习惯才发晕。我虽腰腿不力头发晕但还知道S大必被店面房包围着,不可能知道我要来访就闭而不见的,或者装上滚轮跑了,或邀请一大片森林把她掩没了。就走啊走啊,就走到了西大门,遇上几个黑色的保安,就问,就听说南门在九华山路,往前遇十字路口右拐就到了。虽然我完全可以从西门进入,毕竟这已不是研究院所在地,何况城市街道我也见得多了,而校园内的林园才是既深入市内又出乎市外的难得的风景。
        我想,从出版社出来以后,我可能没劲走回二十一路公交站,别的路线一时摸不着头脑,只好破费打的回家了。每次来S大都是打的,好好的就今日要乘公交省钱出力不讨好。就在这时,我一摸腰包,发觉根本没带钱包,也就没带银行卡、身份证,这是因为出门前换衣,把钱包忘在短裤袋子里了。大凡夏天,我若不出门就只穿一条短裤,现在这上身衣袋里只剩下三块铅币了。二十一路车带空调两块,二十四路车不带空调一块,稍有差失,电话也没的打,想凭我的两腿走回住室,那是一个不可能的笑话,只好在繁荣的合肥城中饿以待毙了。这是当代中国还没听说过的悲惨笑话,想不到就要在我身上发生了,真是常人体验不到的人生佳境啊!出门前是想着好像有什么遗失,就没想到是忘了带钱,这还是在合肥,要是在外省,我可就要失踪了哇?我不得不懊恼,我这人真没用,凡事不管怎么准备筹划,总要缺点什么,且往往缺那么一点,命运都要打许多补钉。看来,回程我得打的直到家门口,才能进屋取钱付费,可的士无法到达家门口,我独自回家取钱至少来去需要十五分钟,我的钱只是有去无回,这可怎么跟人算帐?如今的的士司机都是那么的高素质那么的和气,我干嘛要给他们带来那么大的麻烦。当然,向苏丽敏借上二十块也行,就是不能请美女编辑吃饭或送礼,还要向她们借钱,实在开不了那口啊!真要那样,还不如一头撞死,老听人家这么说,也没多少人撞死给我做榜样啊!
        更没想到的是,我那老是憋着不肯出来的大便要作怪了。虽然我多便秘不会拉稀,但一经意识到也就问题严重,我从头到脚都有了一种千里江堤即将溃于蚁穴似的恐怖。街道两边都种着花树,却无法容得下一大男人拉屎呀!只好憋着,接下来的头等大事就是要去出版社解决内急,而不是谈画像谈出书。
        向前看见了一个路口,以为目标已出现,但却不是。屎却在屁股门边急得放屁带熬叫了。
        终于见得又一个大门口,走近去,才见墙上刻着“S大学子弟学校”几个金活活的大字,就可惜校内都是红花绿叶般跳跳蹦蹦的孩子,门口也有许多年轻妇女。许多年轻妇女谈着笑着,就没一个关心我,也好在她们不知我如此内急,要不还会捏鼻而逃也未可知。
       虽然,要在这个学校中找厕所未必不可,但我还是继续向前,就看见一个菜市场。
       走过菜市场,再向前,终于到了宁国南路。我恨起那黑衣保安就是有点黑,这里分明没有S大南门,干嘛非要跟我这样说。我现在不光腰痛腿软,而且越是走路越是屎急尿胀,步子既不敢迈大也不容太慢。要是打的去找厕所,身上又没钱,何况的士也不是招之即来的,常常是等得头发白了又黑,等到车一来,难免急于进车,一旦勾腰迈腿节奏过大下身便会失去控制。再有良心的车主,都不愿接受一个大老人在车上拉屎啊!要么,就说我是天外来客,我拉的屎不是屎,对人类或是一种值得研究的宝贝。或者我说我是美国来的人,不太懂中国规矩,或者干脆是非州来的,或者就是中国人,但却是一个被敌人追得半分钟都不能耽误的特工,只有逃到车上先解内忧方可再御外患,允我拉屎也即等于救我一命,救我一命也就是为共和国立了一大功。以后,我会保你成为共和国公务员,你老身体若有不测,我愿申请天天伺候你,给你把屎把尿,直到你离开人世,而且,我还是一个女扮男装的特级美女特工。要么干脆就说我是神经病、精神病,你要和我过不去,我就发作给你看……可这话怎么说也不太像话,我也说不出口啊,天啦!
        继续走,就拐弯沿着宁国路往下车的地方走了,这等于将S大四方走了三方了,而且是带着一肚子屎走的,真是无聊的奇迹!
        这一段路没有店面,可以改为店面的是墙。墙一望无际,墙下面是地砖人行道,人行道外是花台,花台中的灌木稀稀拉拉不高不矮,绝对容不了一个大男人拉屎。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只有去厕所才能拉屎,更没有法律规定不能在城市的围墙下拉屎,更无人跟我说不允许在一家高等学府的围墙下围墙外的花台间拉屎,可我身上自有约束我的法律,这法律就是我的一张脸, 我就被这一张脸害死了。我现在要是一个真正的孬子、疯子多好!反正我再疯再孬也不会杀人放火,我也没那能力杀人放火。我这一生一世,好像就只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吃饭拉屎,根本不能指望爱情和事业,只要能把屎不断地拉出,每天达到生理和心理的平衡,就有福了,天啊!
        怎掰呢怎掰呢?这事可能任何人都遇过,任何人都不会交流怎样在城市大街上解决拉屎的策略,而且别的城市和这个城市不同,这个城市的别处也和这个地方不同。所谓吃喝拉撒都同等重要,既很过瘾,也不能让人代劳,但省除几次做爱不会要命,拉屎却一次不能少。可怜我腰腿不好,也就体衰力弱,也就脑筋不太好用,更没学过崂山道士的隐身术,以至可在街道边,只让人看见一泡屎的形成,看不见拉屎者的人影,以至看见屎的人都会对屎顶礼膜拜,以为神仙在此显灵。又或者学会芝麻开门,不管身处何时何地,只要念动咒语,身边都会呈现一个洞穴,我不要珠宝,只要解决内急。实际上,这条围墙下地砖上,足有一泡屎的时间没人经过,或者有人经过,看到我在拉屎,都会以为我是孬子疯子,顶多我再把屎糊在脸上头上,再眦牙咧嘴发一声低沉的野兽吼叫。是的,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最拥挤的城市最方便杀人抢劫。那么,我就心动不如行动吧,只要把屎拉出,管他城管如何把我送进公安押进精神病院,甚至给我一顿狠打,反正我也不是有头脸的人。我要一边拉屎,一边准备草纸,要是没有草纸就用上衣代替,然后光着膀子迈着罗圈腿,再把上衣当旗号一样挥舞前进,就像哪个英雄小八路送信归来。
        好多年前,我在无锡有一次比车间主任先上厕所,主任说:许多人就喜欢在厕所里呆着,消磨时间。我不免心里发怵,因我没带草纸,又懒得向主任讨,就等着主任走。主任走时问我:你怎么还没好?我不答,主任说:小王人太耿,没用场。我不答,想了半天才想到身上还有钱,就用三张十元钱做了草纸,再把钱放进腰包,再找个机会把钱洗了。虽然这湿了水的钱也湿了我的身体,让我感冒好几天,但我还能急中生智,不错了!何况我还有钱擦屁股,这话传出去,还可证明我不是穷人,不蛤了!
        但这次没钱,有钱也没用。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个不好示人的隐忧,急着乡下人要是有一天去了城市,突然要拉屎找不厕所怎办;厕所就在不远处老头子不识字怎办;老奶奶不识字又说不清厕所是个什么东西怎办;大姑娘很漂亮却也不识字也说不清也不好意思向人比划撒尿拉屎的地方怎办?我担心我怀疑有许多城市中的疯女人就是被一泡屎憋坏的,又因为露了馅丢了脸,不好意思再做人就干脆永远疯了。除非有个像我一样的好心人去跟她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就说吃喝拉撒乃人之生理常事,要随心所欲才得以平衡。要是遇上贵客,腹中却充满一泡就要拉的屎忍着不说,与其说这是对贵客尊敬,倒不如说带着一肚子屎招待贵客才是大不敬;要是正有一泡亟待解决的屎,被一条狗闻到并想吃到,却舍不得让那狗吃,也就一直憋着,那可就对不起狗也对不起自己……可我哪怕就是一个活菩萨,也不可能随时出现在每一个就要露馅的女人身边呀!
        言归正传,我有好几次都是实在熬不住的时候才找到了厕所,比如一个加油站,站内有厕所;一个菜市场,场内有厕所;一片竹园,园内可以隐身,屎尿还可肥地……这次也遇过不少小店,小店内应该有厕所,可惜店内多是年轻男女,漂亮男女,我怎么好开口,可我不开口,又怎么憋得住呢?我已是一个很会憋的人了,我一直是憋气憋尿憋屎长大直到衰老的人。医生说我因为习惯憋屎憋尿,所以性功能衰退。哎呀,不管他了,只要今天这事能解决,一辈子不要性福也好了。我甚至想到,只要我今天顺利拉出屎来,待会被拉去替某个贪官顶罪抢毙也愿意了。
        我继续走,毫无希望地走,因为前面和后面一样,没有突然冒出一片树林的可能,更没有突然十三级地震把街道裂成一道缝的可能。我就一边走一边构思一篇小说。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是个憋屎憋得要发疯的男人,之所以要发疯还没发疯就怕万一发疯,他就会一裤裆到底了。他走在合肥的大街上,身形和神色都有点怪异,两条腿既往一块并拢,又有要大步如飞的倾向,于是被一正在缉拿坏人的女警察逮着了,于是就拉了一裤裆。拉了一裤裆,那男人也就能张口说话,就说假如天下都是坏人,他都不是,他只是连内急都不知怎样解决的低能好人,如今现世到这地步,就请她把他带进监狱永远不要出来了,免得下次又挡着警察抓坏人。女警察警其面相察其眼神,也知拿错人了,便用两只脚铐铐了他的两只裤腿,以便他那一裤裆屎不会马上掉到整洁的街面,败坏太多市民以及老板和领导的胃口。女警察把他带到一块转角处,便以身体掩护他顺利将屁股擦了个干净,还飞快地将内裤脱了扔进垃圾箱。这在路人看来,他们就像一对胶着的情人,递草纸被视为女的给男的递油条并递餐巾纸擦嘴,就没想到擦屁股。当时,男的一裤裆干净后,就对那女警察感恩戴德,人也精神多了,怎么看都不是坏人或低能儿,后来也就双双产生了爱情。据说只有在那种非常情况下产生的爱情才能进行到死。可我就是拉屎遇不上女警察,更不会有女警察拉屎让我撞了屁股,撞了屁股我也不大会递草纸,弄不好还对那屁股踢一脚,仅此我也是一个不该得到爱情的人。但这小说能写好么?相信什么小说都能写好,就看怎么写。但我现在快要憋不住了,却又死不了,拿块石头把自己砸死,就算有石头,如果没砸死,反而一砸就拉了一裤裆,不如不砸先只顾拉着。
        再往前,有一个单独的外国女人从身边走过。我想,都说外国人是彩色头发,而且多色多彩,这外国女人怎么也是黑头发,而且有胸有臀?而且那胸也丰挺,臀也发达,走起来东扭一下西扭一下,形成很好的曲线,和中国女人一样可亲可爱,真怪!她走过我身边,还回头对我一笑,还举起相机,说要把我这一身唐装拍个照。我想笑,可我还笑个什么劲呢?忽儿想起我们村曾有个人被国民军抓了壮丁,他一心想回家,便趁军官在他身边,对着一只井口学鸡叫,引得一整个村子都鸡飞狗叫,害得他所在的军队一时捉鸡捉狗很不顺利。他摸着头脑,说这个地方鸡也会叫还会飞,真怪,真好耍!那军官就问他是不是孬子?他说起码现在还不是, 军官说那骑牛以后就是了,就一枪敲昏了他的头再放他回家。他回家终于成了孬了,逢人就说,多好耍哦,外地的鸡也会叫。更好耍的是,公鸡叫,母鸡也叫;更更好耍的是,公鸡母鸡一起叫,头对头叫。
         再往前,又遇上一扇大门,看得出里面又有个幼儿园,又有几个黑色的保安。我问那保安,这是S大南门吗?他说不是,有个收垃圾的老妇说,可以从这进去。我就请保安让我进去,但我没说要去出版社,无奈这保安越是把他当人他还越是盛气凌人,我以前去出版社根本没有请示保安的。后来我想起我每次进的就是这大门,出版社也就在这门口五十米处,只是这一天内急昏了头,还跟那保安说,我其实最急的不是要见什么人,是要上厕所。他说这里是大学不是厕所,就指我往回走到一个菜市场就是南门,从那南门进去要怎么拉屎就怎么拉。我说我就是从那过来的,看见了菜市场没看见南门,好像这南大门就像南天门一样肉眼凡胎看不见。
       那个收垃圾的老妇求那保安,说人家也这么大年纪了,急着上厕所,你就让他上吧。但那保安坚决不肯,我又不能硬闯,生怕一拉一扯就要现世。我就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好像还能憋会,要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比赛,再憋一小时也死不了,只要不死,必有后福。
        这当儿,我一度斜眼看着宁国路的前方,想起两年前,我曾与一位漂亮的文网小女友在S大东大门吃饭喝酒。那一天她穿得那么别致美丽,事后她说她是特意为我精心打扮了多时,却未得到我一声赞赏,证明我多木。而我只是看在心里,特喜欢,却金口难开。那是一小段美好的回忆,虽然那顿饭菜由于小美女照顾我怕辣所以被厨师弄得不伦不类,可在饭前,我都想打电话请苏丽敏来一道喝酒……没想到,如今的我已是滴酒不沾了,那个文网小美女朋友也联系不上了。也不是联系不上,是我已对任何朋友打上三次电话就没劲再打,和谁说话都有了隔核,卡夫卡的葛里高里就要变成甲虫了!
         因上所述,S大东大门是绝对不能去的。那条路足有好几里长,门外还有一个很大的草坪广场,绝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观,却保证风不吹也能见得人脚。如果在那草坪上拉屎,几百米外都看得见,难免要被电视曝光……我这么想着时,更急了,更急便返身来路,毕竟来路较熟,目标也可锁定菜市场附近。估计这保安不让我进门已是不客气,总不会再把我骗向误区。
       走过一条小巷,两条小巷,三条小巷,终于又见菜市场,可还是没见大门。我说这怎么就像叶圣陶孙子写的《绿色咔啡屋》,分明那么熟悉的南大门,怎就不见了呢?
         在菜市场边上,我问了一个女的,女的说,就这里。我走过去,走回来,依然没见大门。想着这女的说话不能算话,就问了一个男的,男的也说就这里。我说这不像大学门口呀。他说,这是进入大学屁股的门。我想我来是为了解决内急,进的也是大学的肛门,太对了!
       这是一个下坡的小巷子,巷子的那一头有一付不锈钢栅栏,我就祈祷那不锈栅栏后面是真的S大,而不是什么料想不到又司空见惯不容拉屎的场所。
        我没事般进了那栅栏,看见一片草地,草地有一半出于敷衍地栽着一些不大不小歪歪扭扭的树,看起来有点荒疏,也给人有着可以建造高楼的空间感;草地的另一边是校舍楼,校舍楼与路边有一排较高的香樟,但明显不是出版社所在地。又有个黑色的保安,我问这是不是S大南门,保安说是。我说怎么看着不像,保安说他也不知像还是不像,但知肯定不是通往地狱或天堂。这时有个眼角边上有个猴痣的老男人又给我做了一次肯定,还说他把一生都卖在这里了。我就跟他走,并问他把一生卖在这里很值吧?他说也不怎么值。我问他是不是教授?他说是教授管理的。我问S大如今在全国排名多少,他说一百名差不多。我说不是说前三十名之内吗?他说那是六十年代。他又慨叹,安徽可不是个好地方啊,民心素质太差,什么事情都开头在人前,结果在人后,办任何事都是推举提拨的人没有,拽腿抹污的人多的是,最好大家一齐躺在地上不起来。要说经济比不上沿海也就算了,文学也是给全国垫底啊。他指着那一排香樟树说这树都是他们栽的,几十年了。我说你也桃李满天下了。他说哪里呀,在老毛时代,又是下矿又是下乡,知识分子根本结不出什么果实。他又问我你这口音是桐城还是枞阳?他说他有许多同事都是桐城、枞阳的,就不知黄镇是枞阳还是桐城的?我说当然是我们枞阳的,可能桐城人都把黄镇列为他们家人了,真所谓枞阳出人,桐城出名。也怪我们好好的一个县被一分为二,致使人家只知桐城不知枞阳。我们那一个镇一小块地方就有黄镇、章伯均、左光斗呢。他又问你怎么好像有点老态笼钟了?我说我腰坏了,走在柏油路上也国抬不起脚还难免踢绊,刚才又走得太远了。他问我从哪走过来的?我说我想去出版社,把S大绕了三方,从北门、西门到南门。他说从北门可以进,从西门就更方便了。我说保安不让进,他说保安就像文革遗种,不通人情就是他们的正能量。
       接着他说他到站了,叫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五十米就是出版社。我走了过去,又见一灰色女保安,但我不想打招呼,她也就没向我问话。我进门向楼梯下一看,没见厕所,向西走了几间房,也没见厕所,又向东走了几间房,也没见厕所。心想千万别在这儿现世啊,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胜利往往就在是否坚持到最后一分钟。上了楼,向西走了几间房,见得有一卫生间,伸头一看,竟有女士头像,便继续向西,到底没见厕所,倒见到出版社好像扩大了,这一楼全是。往回走,又到那卫生间,决心不管男女,进去再说,好在里面没人,终于看见可供方便的那么一小块圣地……我不顾一切占了一个位子,又想起没带草纸,只等便后生智。便后冲水时,就用手捧水洗了屁股,如此反复再三,终于大功告成,还为自己不用打电话告急求人庆幸不已。
        出来后,找苏丽敏不见,便推开她对面的房间问社长,社长说她开会学习去了。我也就回去了,这一趟高等学府之行就是拉了一泡屎,也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解决内急之后,人就像死里逃生,脑子也清爽灵活了,脚步也十分轻松,也就很轻松地穿过校园,过研究生院到宁国路站。上车时想起去年春天我还上过齐云山,回头竟是被同行扶着下山的,那是一场怎样的今生不会再有的美梦与恶梦!所有的名山大川都向我关起大门了,而我也没法生气。我今天这样都已经疲劳得有点抽筋,闭眼都见身前鬼影幢幢。想着这世界,贫穷病苦如果仅是被人嘲笑而不是落井下石就算万福了。我曾经不辞劳苦花五年时间教导拯救一个人,那是我平生最大的傻事,以后打死我也不敢了,并愿意承认,那个被我真心教导的人才是我平生最好的老师,是他教会我千万不能对一个人付出太多真心,否则十之八九都要遭恶报。再说我真的有点堂吉诃德,绝非一个饱学大师。以后倘若遇上一人,两次谈话不对路,就千万敬而远之。好在我再也没能力花五年时间去招待一个人喝酒谈心了,虽然我依然真诚坦白无比甚至心怀天下更想救苦救难,对人生体验也自觉古奥得难与人言,可我这智商都已保不住自己,这体能怕也很难写成一部名著了……我将仅有的三块钱乘公交回家后,开风扇吹了一下,就上床了,也睡着了。
        睡到晚上八点醒来,煮了一锅饭,由于弯腰、直腰都很费力,没劲上街买菜,也没劲洗菜烧菜,就用辣椒糊拌了饭,接着看了一会《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由于心疼自已身处此境还能胸怀世界,便有点阿Q也想革命般的可笑,更想起白天乘车转车只为去拉一泡屎还大伤元气的恐怖经历,就想将之写下来。又怕这一泡屎的故事,会引起伪美女作家们的鄙视,但想起苏东坡与佛印有关屎的说法也觉有趣。苏东坡心中有屎所以见佛印像屎,佛印心中有佛所以见苏东坡像佛,这个中真谛不想竟被苏小妹看透。那么,是不是世人要是见屎是屎也就证明心中有屎,要是见屎像佛则是心中有佛并已至化境?再如李白看月亮不是月亮而是人的心灵,杜甫的“恶竹应须斩万杆”是他心中早已被恶意无穷地侵犯,郑板桥看到竹子却是虚心与气节以及人生的淡泊与清凉。,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4 20: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白看月亮不是月亮而是人的心灵,杜甫的“恶竹应须斩万杆”是他心中早已被恶意无穷地侵犯,郑板桥看到竹子却是虚心与气节以及人生的淡泊与清凉。,


所有过程,仅此一句精彩噢,,,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4 20:4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继续加油,,,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2

主题

153

帖子

49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92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5: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珍彬 发表于 2018-3-4 20:41
李白看月亮不是月亮而是人的心灵,杜甫的“恶竹应须斩万杆”是他心中早已被恶意无穷地侵犯,郑板桥看到竹子 ...

小妹又把我贬得分文不值了。一般 而言,忘记你是女人了,女人是不大会喜欢这文字的,因与唯美正相反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2

主题

153

帖子

49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92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15: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珍彬 发表于 2018-3-4 20:41
李白看月亮不是月亮而是人的心灵,杜甫的“恶竹应须斩万杆”是他心中早已被恶意无穷地侵犯,郑板桥看到竹子 ...

另有一句你没看出,有人看出了,是说看屎是屎证明人心里只有屎,看屎是佛是心里只有佛,我可是把佛印与东坡先生都请来我为我帮衬了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5 20: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3-5 15:50
小妹又把我贬得分文不值了。一般 而言,忘记你是女人了,女人是不大会喜欢这文字的,因与唯美正相反

嗯嗯,,,女人是真的不大会喜欢这文字的,因与唯美正相反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5 20: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3-5 15:53
另有一句你没看出,有人看出了,是说看屎是屎证明人心里只有屎,看屎是佛是心里只有佛,我可是把佛印与东 ...

哈哈,,因为大部分人是凡人哦,,,悟不出佛性噢    。。。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2

主题

153

帖子

49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92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3: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珍彬 发表于 2018-3-5 20:54
嗯嗯,,,女人是真的不大会喜欢这文字的,因与唯美正相反

当代女性文才最关健在此,女性不应该仅是唯美啊,你看古今中外的许多女性大多是各有特色吧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2

主题

153

帖子

49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92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3: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珍彬 发表于 2018-3-5 20:56
哈哈,,因为大部分人是凡人哦,,,悟不出佛性噢    。。。

我在这本有千字佛法,但怕弄巧成拙,只好删了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2

主题

153

帖子

49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92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3: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珍彬 发表于 2018-3-5 20:56
哈哈,,因为大部分人是凡人哦,,,悟不出佛性噢    。。。

我在这本有千字佛法,但怕弄巧成拙,只好删了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园 ( 苏ICP备14019205号-1

GMT+8, 2019-1-21 13:27 , Processed in 2.64285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