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94|回复: 14

枞阳有座将军庙

[复制链接]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发表于 2018-3-24 17: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将军村支书王志年递我手机,叫我看一位大概是原将军乡虎栈村人写的当地人文纪事,该文说周瑜兵败合肥,并且落荒而逃,使得当地许多有识之士很不高兴,这便是我有此文的缘由。我本人并不爱这一方土地村民,幸亏合肥有位很有思辩的女作家陈艳说过:不爱家乡,是因为不满于家乡现状,总希望家乡更好。说得太切,尽管我总梦想家乡也能高楼林立,厂矿拥挤,但家乡还是这个家乡,无论白日做梦晚上都无济于事,真有点让人心疼。我不满于现状,却十分崇尚祖宗。周瑜是中华千古超天才名将,真不该要大美枞阳,就将他蒙受冤屈。三国时的真实是孙权为了掌管东吴兵权,便发动了合肥之战。原本这场战争稳操胜券,不想张辽那八百勇士太他妈神奇了,居然全部赤膊上阵,一举杀退了孙权十万兵马,还差点活捉孙权,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典型案例(此事合肥消遥津公园有碑刻记载)。周瑜去世是公元211年,合肥之战是公元218年。一说周瑜中毒箭,一年后死亡。另一说是周瑜征战四川生病回家,中途于武汉病亡。小说是为了可读性改编的。

  因为纪念周瑜,枞阳产生了将军庙、将军乡、将军村。不管本枞阳人怎样又以为我心存偏激,故意要把将军庙扯上周瑜,而非别的什么瑜,不信过来看看。我有多年一直感觉着周瑜可能就是将军村人。《三国志》记载未必那么真,就如当代周恩来尚且被记为江苏淮阴人,实因江苏人存心赖贤之故。三国时没有安庆,只有庐江府,舒城也属庐江府,有一度合肥也属庐江府。府治在安庆潜山。周瑜死后葬于庐江城南三十里处,今说周瑜墓在庐江县,不如说在潜山县城南,至于现潜山县址是否三国庐江府址,我无力查考,也不想负责。

  将军庙曾是老桐城有名的集镇,虽然地处枞阳最边远的三县交界处,但能吸引庐江人和无为人,所以生意兴隆,后因建国初修建马鞍山水库,交通中断而衰败。如今因为合铜公路经过钱铺镇,将军乡也并为钱铺镇了,一度很使将军乡村的领导和村民为失去“将军”这一招牌大伤脑筋。

  修建马鞍山水库多年,至少东乡农民全都出了力,出力最多吃亏最多的当属我们将军村,因为这座省级中型水库占用的全是将军村土地。原水库地址一共迁出了六个自然村,还有未迁的几个自然村土地被淹,只得由将军村平均分配,所以到八十年代分田到户时,这里人均只有三分土地,一直需要国家救济,虽然也一直交公粮。

  马鞍山水库修到1958年,民工们全乎难以维持生命。枞阳修江堤,未听说死过人,修这水库,却死过不少人。因为当时缺粮,上级又讲命令风,有被目为偷懒的,就要被吊起来狠打,要想不被吊打,就得准备累死。以我们村到马鞍山水库坝只有五六里,收割时放假,就有九个大小伙子是手牵手才得已回家的,因为他们的眼睛几乎累瞎了,看不清路面。也因此,最初水库防洪道的高度,成了水库坝顶部的高度,否则那水库将会淹没整个将军乡。我本人就想迁出将军村,可惜没那命。

  修建马鞍山水库,最后是靠的黄镇将军出面调动了普济圩农场的劳改犯,也动用了农场的大量汽车才将水库建成。因此黄镇对枞阳做出了极大贡献,除我们将军村受了极大损失之外。

  马鞍山水库梢,也就是水库未端,就是将库庙。原庙址在现将军小学北面,也是当年大军渡江公路北边。我小时候,亲眼见过那座可谓壮观的庙门外的牌坊,上书:威镇东吴。两边对联是两行草书,因为我不认识也就记不得了。当地老百姓读书的不多,长记性的也不多,就像浙江萧山已经很少有人记得,建国前他们属于绍兴。

  渡江时,解放大军由庐江砖桥过香炉山高基岭,越虎栈过将军庙,由将军庙到吴桥,到周坛至长江。八十年代有部份怀旧的上级领导曾有意重修渡江老路,可惜未修成。渡江前,因总指挥粟裕看这里有个纪念周瑜的将军庙,想起周瑜在长江的淼淼大水之中一把火烧了曹操八十三万大军,十分欣喜,便将这庙做为渡江初步的指挥部,后来为了需要迁至枞阳城。陈毅在此尚有一样纪念品,就是他用将军庙边上的一座油坊里的大枰,为贫下中农分过粮食。我十六岁的父亲,因为和一班小伙子要看解放军长得什么样,就被陈毅摸了一下头,说这小鬼这么老大个头,要是当兵肯定是好料子,就乐得报了名,参了军。渡江时,据说将所有的军服全都穿在了身上,同时放开肚皮吃喝,只为落水后不至于成为饿死鬼冷死鬼,然后哭着下了长江上了船,却毛发未损地打进了南京,后来一直打到了朝鲜。我小时常被人用手摸头,说是忠良后代。但是,这座将军庙,在七十年代就因无人保护,而学校又怕他倒塌伤人,就将他折了,直到新世纪才由将军村民自发重建,但已达不到当初的规模。

  将军村与陈瑶湖吴桥夏古村交界处,有一高度仅次于三公山的龙王尖。此山有许多关于龙母一胎生九子的传说。因为龙王看见其中一条龙子奇丑无比,就用铁锹要将其铲死,龙母拽着龙王的衣襟哭求不止,龙王只铲断了那条龙子的尾巴。此龙子便一呼飞到巢湖,后来却是最成器的龙子,一直在东海长江巢湖一带呼风唤雨,造福一方,也一直使少数村庄和人民受害。因为这龙子有时来不及去东海和长江取水抗旱,就将近处某个水库和水塘喝干,有人在路上在山野看见鱼虾满地,就是这龙子从嘴巴里由于喘气漏下的。

  解放前几天,有一座国民党客机因为缺油撞毁在这龙王山上。当时大火照见周围许多村庄。我村有许多村民上山,看见大多国民党要员都已死得不成人形,有一美女军官被生生切断一条腿,她抱着血淋淋的断腿嚎淘大哭。有一个男军官,拨出手枪要我们村某位村民开枪将他打死,说他活着实在比死还难受。但我们村的那个村民不会开枪,结果,几个村民一商议,就将石头将他砸死了,那个美女也随即闭眼断气。几个村庄的村民,将那飞机的残片搬回了村庄,却没再听到国民党对此的任何信息,也有百姓传言,那是国民党投共的飞机,被国民党打下来的。这话几无实据,唯可怜是真的。

  在龙王尖下,与陈瑶湖夏古隔一座山岭的是一条死人沟,属于将军村东山里的山皮。大清时期,这山沟据说山林旺盛得蛇也钻不进去,有陈瑶湖人迫于李秀成士兵的追杀,逃命于此,因为有小孩哭声不止,被太平军发觉,便将所有难民杀光,死人沟由此得名。到我记事的年代,这里已不再有树林,但还不断向我们提供喂猪的麻禾。我就无数次来此打麻禾,偶遇阴天,听几声鸟叫,确是毛骨悚然,现在写此还有点害怕。也确是听到许多大人在此阴雨之际看到了阴魂死鬼,甚至有女鬼呼叫男人,一经男人上勾,就还出原形,几声鬼叫,七孔流血张牙舞爪,那男人就报废了。

  由将军村部向北,有一自然村叫九王院,我就是这个九王院的人。九王院人一律姓王,和大中国唯一不同的就是缺少包容,本姓本家人也纷争不断,哪里容得一家杂姓,凡来招亲的都必得带着老婆离开,对招亲者家属是一种窝囊,对被招亲者是一种幸运。院后有一乌龟山,其龟头龟脖直达一座有点神奇的山的阴部。这山名叫笔架山,是三公山区好像唯一可以与九华对视的山,在长江也能望得见这山。该山形极像一个女人,一个母性,端坐而两腿叉开,两腿之间是乡林厂所在地,林木极其茂盛,山下读书之人也出了不少。据说有此地形,可以出大人才,但不知哪个猴年马月。我只在小时候,听说村西有名叫王莫年的曾是黄铺军校毕业,担任新四军某师部秘书和参谋,不幸皖南被捕,受尽酷刑。有关国民党人士认为他已成废人,不能说话识字了,就通知家属拿五十大洋将其取回。但我们村那一家人生怕树叶打破头,不敢伸头花钱,也就一任他死于铁笼之中。我曾多年地想着,除那王莫年之外有可能成为大人才者非我莫属,可惜我没赶上战争年代,在新时代又不知怎样才能成英雄,也就越看越不像是我了,呜呼!这山之所以名叫笔架山,是因为有三座山峰对峙,有如笔架,一名雷打尖,一名老虎洞,一名朝阳尖。相传远古时期,三座山峰对峙比赛,看谁最先长到天庭。结果惹得天庭震怒,一个劈雷,将三座山峰全给打塌了,同时将全人类都震杀了,只剩一对姐弟。姐姐说要想繁殖后代,姐弟必须结成夫妻。弟弟年幼,不忍与姐姐结婚。姐姐说,要将一对公母磨石从两座山顶往下滚,如果两扇磨石一上一下合在一起,就是天意,不得违反,弟弟欣然同意。结果当真两扇磨石一上一下合成一对。后来,弟弟一直称姐姐为爱姐,儿女也跟着叫爱姐,所以半个枞阳人都叫母亲为爱姐。

  这座笔架山,还是清朝起义军三十六名教的军事基地,有练兵场,有点将台。山上还有一座三龙庵(我目前就定居在三龙庵下),就是三十六名教的司令部,至今已不见踪迹。三十六名教的军师也就是山下大王庄人,另有一名教姓汪,是将军村陡壁山人,其余我无法知晓,以后恐怕更不知影迹了。

  将军村靠井边村与虎栈村的山边上有一座将军中学,现已被并入钱铺中学。其第一任校长宋学超,是黄镇将军前妻的内侄。黄镇在任文化部长时来过此校,算是对前妻在天之灵的一点安慰,后又在前妻的墓地向天空一阵呜枪,以示祭奠,充份体现了一种悲情。黄镇当年回家探亲,是夜因说要参加长征,生死难卜,请求妻子改嫁,又因听到外面口哨声紧,来不及细说,妻子以为他负心变义,天未亮就在山上的一颗树上吊死。这故事和中国红军许多的家庭悲剧十分相似,可歌可泣!

  由将军村往西,是虎栈村。虎栈有一自然村,名叫太子。太子村有一太子坟,是太平天国洪秀全太子的墓地。有人传说,太子是因为病重成累赘,被李秀成一班人马所杀。另一说是太子从这里化装出逃,至皖南广德县,经过几番搏斗被捉,此说证明太子并非病重,而且很有武功(参见潭伯牛名著《战天京》)。七十年代,据说有省级考古队前来开挖太子坟,但并未挖出任何文物,而且那根本不是坟墓。有人说真太子墓并非在那名叫太子坟的地方,而是另有其墓,且不是一座。有关考古人员说下次再来,但好像没有再来。 虎栈村与井边村隔界之处,地势有点险恶,相传日本兵由汤沟走到这里,问当地人,听说叫鹿狮口,感到不妙,就自行退兵了。这鹿狮口山崖真像一头雄狮向东举头观望,张着一付血盆大嘴,相传那嘴才是真正太子墓地。一般而言很少有人上去察看,但到了八十年代,听在说有周坛、男子巷的一班盗墓者将之盗了个天翻地覆,没听说盗到什么宝物,又一说太平天国玉玺早在解放前或解放初就从里被盗到了香港。这么说,可证先有太子墓,再有太子出逃广德的

  虎栈村建国初有一个被称之为枞阳第一支笔的王风标字即梧的老先生。所谓第一支笔指的是书法。他号风标字即梧,取意凤凰栖落的标记必是梧桐,可见自命高洁,也因此一生落拓。唯一显示威风的是去武汉卖烟,由于老是阴雨连绵,弄得店费也给不起,又到年关,就说给店里写几幅字抵押店费,店家同意,于是,他在武汉一度出名,并引得一位军官的学生来请他题字,并付给二百大洋。后来,他的字也一度被西方几个小国收藏了,诸如阿尔巴利亚,阿尔及利亚等。好像也因为这个村出过王凤标,至今上清华上北大的还老而有之,风水怪好的。

  虎栈村还有我的一位表叔,之所以要说他,是因为他曾是新四军的一员,却于新四军出走皖南前保得性命回家。当时的新四军共有三万人,出走皖南时只剩一万九千人,叶挺将军知道逃兵不止,也只能睁眼闭眼,因为不逃,大多也只有死路一条。提前出逃而保了命的表叔,于广德县在一农民家里偷了一双鞋,要不他破了的脚已然无法行走,竟被村民打了个半死。建国后他很不吐气,身份不比地主富农好。他曾与我父亲抱头痛哭。我父亲说他在朝鲜受尽苦难,到头一事无成。表叔说你一事无成还落个抗美援朝的声名,他可是连新四军的编号也无处可查可证了,虽然也身经百战遍体是伤,却是村人不说他是土匪、国军没有把他五花大绑戴帽游斗就不错了。

  井边村, 从建国直到八十年代初,有一个容纳二万员工的铜陵有色下属的井边矿,那是隐身山沟里的我们童年及少年时期的大城市。那里有影剧院,医院和学校,矿工及其家庭成员都以讲土话为耻,我们都以跑到那方拣块碎璃或者进澡堂洗个澡为荣。我第一次进入井边矿,听得那广播里歌声格外嘹亮动听,几乎发了呆,至今那歌声还在耳边回荡。可惜将近八十年代,那个井边矿已不复存在,因为该地的铜矿已经开完,剩下些许零星小矿,大单位开采算不过成本,至使部份当地村民靠开发这些小矿发了大财,一度生活水准超越无锡、苏州。我们有向他们递大江烟,他们都不理睬,他们至少要红塔山或云烟,确是富得有点让人伤心断肠啊。当时被关闭的铜陵有色分公司一共有两家,九十年代后又关掉七家,现只剩两家,也已到了尾期。建国初铜陵的铜,占全国市场百分之八十,到此终于耗尽,铜陵市也被国务院指为资源枯竭型城市,铜陵有色主要靠收集废铜加工生存了,幸好有大量的资金积累。那个安庆的后在五松山大洒店五楼上跳楼自尽的老总,曾收购内蒙赤峰市铜矿,费了十几亿巨资和几万员工,耗时几年,居然亏损,自杀应与此有关。

  井边村有一个自然村名叫桃园。桃园村无人知其村子历史,我倒是有一次去无锡,在火车上听到枞阳中学一位高中历史教师,说起这桃园村是明末清初的大将吴三桂的故乡或后裔村。有一点可以证明,吴三桂所住的村子必然种有桃树,所以该村名叫桃园。

  八十年代,桃园村民有几个去北京认亲吴德,吴德接待了他们,但否认这个桃园村是他故乡。

  将军乡最北面最山里的名叫鹿狮村,这个村全在三公山的荫庇之中,这个村最北最山里的也是枞阳最北最边缘的自然村名叫茅田,位于海拨五百米以上的三公山半山腰。至八十年代这个村已有六百多人口,姓氏也杂,有左姓,李姓,沈姓,但主要是枞阳最忠良的左光斗后代,他们因为害怕朝庭要来灭族,就逃难到这山上。就改革前而言,这个村的生活并不太苦,因为山上有的是竹木森林,但到今天也许大多已搬到山下或已进城了吧。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24 22: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待我慢慢品评,,,,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3-25 10: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韵味,可读可品。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00: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珍彬 发表于 2018-3-24 22:54
大哥,待我慢慢品评,,,,

好多天了,怎么没下文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00: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乌蒙山 发表于 2018-3-25 10:38
有韵味,可读可品。

不知韵味如何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00: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珍彬 发表于 2018-3-24 22:54
大哥,待我慢慢品评,,,,

今夜看着小妹这幅图像,感觉特别的美,而且还感觉着像人像鬼像仙又像妖,总之就是我小妹的真相,我说不定又可写出一首名垂千古的好诗了!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4-14 11: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啊!人文,地理,历史,文章结构,遣词造句都有独到之处。正可谓功底深厚之作!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22: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乌蒙山 发表于 2018-4-14 11:12
好啊!人文,地理,历史,文章结构,遣词造句都有独到之处。正可谓功底深厚之作!

你就逗我乐吧,我可是诚恐诚惶呢,好在这还没有上刊,还能改进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4-15 11: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4-14 22:08
你就逗我乐吧,我可是诚恐诚惶呢,好在这还没有上刊,还能改进

太谦虚了,很谦虚了!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22: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乌蒙山 发表于 2018-4-15 11:17
太谦虚了,很谦虚了!

我才懒得谦虚呢,就想自称天下第一,没那劲头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4-16 10: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4-15 22:18
我才懒得谦虚呢,就想自称天下第一,没那劲头

那就“独孤求败”吧!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21

主题

144

帖子

4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57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18: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乌蒙山 发表于 2018-4-16 10:55
那就“独孤求败”吧!

我是不独孤求败,也没走出败局呢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4-19 11: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4-18 18:09
我是不独孤求败,也没走出败局呢

那是还在运筹帷幄中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4-19 11: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4-14 00:14
好多天了,怎么没下文

哈,这不忙饭去了吗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4-19 11: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4-18 18:09
我是不独孤求败,也没走出败局呢

那就力挽危城吧?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园 ( 苏ICP备14019205号-1

GMT+8, 2018-9-22 19:31 , Processed in 1.347816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