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24|回复: 2

《诗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7 15: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乌蒙山 于 2018-7-9 11:05 编辑

[url=]转载[/url]


                                            《诗说》
                                           文/乌蒙山

               {关于“说”一词的解释:“说”是区别于“论”的。“论”是理论家的事,“说”是自家的,是有感而发。本篇“诗说”就是自说自话,与大家们的理论无关。下面,分为三个部分和同行们探讨:}

【一】
        
        诗是什么?
        诗是一种文学体裁,是区别于小说,散文以及其他文体的文学体裁。
        诗能融入其它文学体裁,而其它文学体裁不能融入诗。诗可以孑然独立,超然物外。
        诗的内容即诗的中心思想。亦即:作者想说什么,要表达什么。
        诗的形式就是诗的表现手法。如古诗和新诗就是表现手法的不同。但是,古诗和新诗真正意义上的不同,主要还是和律诗的区别。因为律诗讲究平仄押韵,还有字数上的限制。词,曲牌和新诗有很多共通之处,至于其它什么门派,主义,时代局限等等又在其次。
        千百年来,人们不断争论的其实是诗的形式而已,和诗的体裁几乎没有多少关系。
        再说新诗。诗之所以新 是以它的自由思想和自由性而言。自由思想,诗的内涵。自由性,诗的表现手法:一,可以用韵也可以不用韵;二,注重节奏和段落;三,可长可短。新诗可以没有韵,但不能没有节奏。精炼一说也要有度,太过精炼不是自由诗的本意,像有一些诗的句子就写成单词或者成语去了。至于诗的懂与不懂,一是要和作者的心灵对接,二是知识学问,三是时代感,缺一不可。像浅显与深奥…浅显不等于直白,直白就没有了诗味。深奥不是猜谜,而是意象的灵动,如果读者为了一首诗去猜谜,还不如放弃。
        诗和其它:
        新诗与词是一家,用韵及特殊字词限制的差异而已。歌可以是诗,因为本就是诗,作曲家把诗谱上曲就是歌。但不是所有的歌都是诗,有些歌不是诗的范畴。诗可以是歌,但同样如此,不是所有的诗都可以歌,有些诗谱不成曲。因此,歌和诗有一定的区别。词是为曲而作,因此,词为曲而生,因好曲而流传,因好歌而常新。
        不管什么主义,什么派别,什么手法,为谁而写而作而抒情,都需经过心的锤炼而成诗,都需要遵循诗的写作法则写作规律。


【二】

        近代王国维,朱光潜二位先生著有《人间词话》及《诗论》,前者对前人之诗词有详尽论述,后者接触西学颇多,著述各有所长。王国维先生诗之“境界”一说影响甚广,今人犹沿习此说。而其中一段话应为今之习诗者借鉴:
       “四言敝而有楚辞,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诗敝而有律绝,律绝敝而有词。盖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其中自出新意,故遁而作它体,以自解脱。一切文体始盛终衰者,皆由于此。故谓文学后不如前,余未敢信。但就一体论,则此说固无以易也。”
       王国维先生此言,就古今诗之兴衰作了一个精辟的论断,归纳成一句话,就是诗的时代感。
       再看一段:“诗人对于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此说,西方理论家们亦是如此。记得谁有这么一段话:“作品一完成,就不再属于作者,它属于大众。”它跟“入乎内——写作;出乎外——观赏”  异曲同工。  
       朱光潜先生的诗论则更为详尽,此不尽言。惟“意象”一说又是在王国维先生“境界”之说的一大补充,是现代诗歌理论的精髓。  王,朱二公对于现代诗歌理论功不可没,然所举之例尽皆古之诗作,今人无以参照。此大遗憾!      
        
        “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此是诗人毛泽东说的,不失为真理。也是新诗的必由之路。不然,你看南北朝时敕勒族诗人斛律光的“敕勒歌”,如果分行排列会是什么:

《敕勒歌》

敕勒川    阴山下
天似穹庐    笼盖四野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还有元人马致远的:

《天净沙》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几乎所有的词都可以分行而成诗,如果以现代诗的精炼说,这些诗就是精炼的典范。而且,你应看到真正大家的作风,一个客观的存在,而不是那种总是离不开“我”的目光。以今人的视角,它就是现代诗,而且比今人的所谓现代诗更好,它们只是限于篇幅,没有现代诗的大气磅礴而已。然而,我们却可以从中领悟中国诗歌的来龙去脉,以及何去何从。       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诗人须是理论家,理论家亦须是诗人。是相辅相成的,是互补的作用。
       现在,发一首现代的,和上面古代大家的参照一下:


《金镰》




春日如约
携太阳一如既往
柳絮的梦境   
温柔   在如烟的长河洗涤未来

那时年少   纯洁煨梦  
你深邃的眼  
陷我于无形之泉  
目光缠绕灵魂  
心    轻柔碰触  
光晕炫我    忘了流年
      
迷惘的思绪如歌
躁动青春  
任由憧憬绘图  
痴迷于未来多彩的幻境

傻傻的笑意
绽放在情窦初开的时日
那时   春风微拂你任意的发辩
大海呀   故乡

旋律激荡待启的心扉
     

月光如注
今夕可是往昔

或说   
你将用千万年的光阴
等待一个日子  

亘古不变的星辰是你的心

夜的梦
是童年的嬉戏
谁在半醒的时光里许诺青春
期待着轻声的呼唤  
告诉我   如果没有金镰  
怎样才能在璀璨的田地收获希望

命运的另一边
谁在牵引  
踌躇的视线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鉴别一下现代诗和古诗的不同之处。古诗严谨,精炼,因有韵而朗朗上口。它就是为谱曲而作。因此,它们和音乐的关系更近。《金镰》这首,节奏就慢了,但时间跨度相对就大,情节起伏也更明显,叙述方式都有不同。即便如此,现代诗离不开古诗的传承作用,不然,就是舍本逐末,成无根之水,无本之木。


【三】


        关于主义和派别
        所谓主义或派别不过是宣誓存在,其宗旨无非对诗的主张或看法。
        自有新诗以来,名诗不多,名主义名派别多。
        诗很古,古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习诗者惟巫。巫负责收集种族或者部落的最前沿文化,加以整理传承。因此,巫便是一个种族的灵魂。一些种族或者部落就有族长由巫兼职,这样巫便有了双重身份。
        诗是人类灵魂对爱的最高奖赏,没有一颗睿智的头脑,很难想象,诗怎么能够产生得出来,从“关雎”“蒹葭”到“龟虽寿”是诗的大进步,再到唐就是飞跃。宋以后到明清时代,词,曲,小说逐渐取代了诗的地位。因此,旧体诗自唐以后几无建树。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自魏唐以后唯一的一个大诗人了,集古今之大成者。不然:“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谁人及得?这也是集巫和族长为一体的大人物。
        自孔子集注诗经到曹魏对诗的大的改进,再到唐代诗的兴盛,这些大诗人们都有什么派别么?显然没有!因此,派别不过是小人物们啸聚一方的旗帜而已。
        故欲成大家者,须大智慧,方有大手笔,而不是以小我而蠢蠢欲动者。
        这是个大趋势,是一个自由的概念,是现代化,是新思想的发展之路。不然,毛泽东以后,谁的旧体诗还被人倒背如流地传颂?
        但新诗确已不尽人意,一是还在和旧体诗争夺诗歌阵地,二是自由诗的主流阵地被体制诗把持着,三是资金问题限制了民间诗歌的发展,还有其它方面的原因等等。
        为了宣传自己,诗人们还得自掏腰包,把渗透自己心血的诗作发在那些无人光顾的杂志上自我陶醉。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诗和诗人的悲哀!
        官方诗歌杂志的诗充满了自信的语言:“比如!假如,譬如,关于,对于,似乎,好像.…”等等等等,尽玩虚的,就像玩他们手中的政治。
        还有一种关于诗的谬论更是奇特,这也是一些天天写诗的人,姑且不说他们诗写的好歹和真伪,可笑的是他们在体制和民间左右摇摆。他们一边写着自以为是的“诗”,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声哭喊:“诗歌死了!诗歌死了!”。这些人的丑态煞是好笑。
        真正的诗,须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发表于 2018-7-7 16:09:24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哥很棒|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6: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又删减了几字。
Powered By 华园 www.cityftp.cn Powered By ITstro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园 ( 苏ICP备14019205号-1

GMT+8, 2019-2-17 10:18 , Processed in 3.013822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